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外國文學 > 外國文學-各國文學

紅星照耀中國(增導讀)(浙江版)

  • 定價: ¥46
  • ISBN:9787020152834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學
  • 頁數:459頁
  • 作者:(美)埃德加·斯諾...
  • 立即節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本書是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的不朽名著。斯諾作為一個西方新聞記者,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作了客觀評價,并向全世界作了公正報道。
    此次新版得到董樂山家屬獨家授權,并配有五十余幅珍貴歷史照片,并由溫儒敏、曹文軒進行權威解讀

內容提要

  

    《紅星照耀中國》自1937年出版以來,暢銷至今。董樂山譯本是今天了解中國工農紅軍的經典讀本。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當時紅色根據地的情況。此次新版配有珍貴歷史照片,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經典譯本。
    人民文學出版社為此書撰寫了閱讀參考,全面指導學生理解本書。

目錄

中文重譯本序·胡愈之
一九三八年中譯本作者序·埃德加·斯諾
第一篇  探尋紅色中國
  一些未獲解答的問題
  去西安的慢車
  漢代青銅
  通過紅色大門
第二篇  去紅都的道路
  遭白匪追逐
  造反者
  賀龍二三事
  紅軍旅伴
第三篇  在保安
  蘇維埃掌權人物
  共產黨的基本政策
  論抗日戰爭
  懸賞兩百萬元的首級
  紅軍劇社
第四篇  一個共產黨員的由來
  童年
  在長沙的日子
  革命的前奏
  國民革命時期
  蘇維埃運動
  紅軍的成長
第五篇  長征
  第五次圍剿
  舉國大遷移
  大渡河英雄
  過大草地
第六篇  紅星在西北
  陜西蘇區:開創時期
  死亡和捐稅
  蘇維埃社會
  貨幣解剖
  人生五十始!
第七篇  去前線的路上
  同紅色農民談話
  蘇區工業
  “他們唱得太多了”
第八篇  同紅軍在一起
  “真正的”紅軍
  彭德懷印象
  為什么當紅軍?
  游擊戰術
  紅軍戰士的生活
  政治課
  紅色窯工徐海東
  中國的階級戰爭
第九篇  戰爭與和平
  再談馬一
  “紅小鬼”
  實踐中的統一戰線
  關于朱德
第十篇  回到保安
  路上的邂逅
  保安的生活
  俄國的影響
  中國共產主義運動和共產國際
  那個外國智囊
  別了,紅色中國
第十一篇  又是白色世界
  兵變前奏
  總司令被逮
  蔣、張和共產黨
  “針鋒相對”
  友誼地久天長?
  紅色的天際
附一:《西行漫記》新譯本譯后綴語·董樂山
附二:斯諾在西北蘇區的攝影采訪活動·董樂山
附三:斯諾的客廳和一二·九學生運動·董樂山

前言

  

    本書作者斯諾的姓名是中國人民早已熟知的了。但是,為了未讀過和已讀過這本書的人們更深刻地了解這本書,對這一位杰出的新聞工作者、作家的一生經歷以及寫作《西行漫記》的時代背景和歷史背景,作概括性的介紹,也仍然是必要的。
    埃德加·斯諾在一九。五年出生于美國堪薩斯城的一個貧苦家庭。他年輕時,當過農民、鐵路工人和印刷學徒。大學畢業以后,他開始畢生所從事的新聞工作,在堪薩斯城的《星報》和紐約的《太陽報》初露頭角。往后他在開往外洋的貨船上當了海員,歷游中美洲,最后到了夏威夷,仍然為美國的一些報紙供稿。一九二八年,在中國大革命陷入低潮的時候,他到了上海,擔任《密勒氏評論報》的助理編輯,以后兼任紐約《太陽報》和倫敦《每日先驅報》的特約通訊員。一九三。年以后,他為采集新聞,遍訪中國主要城市和東三省、內蒙古、臺灣以及日本、朝鮮、荷屬東印度。他在中國西南各省作長時間的旅行,徒步經過云南省西部,到達緬甸和印度,訪問了甘地和其他印度革命領袖。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時,斯諾正在上海,目睹一九三二年的淞滬戰爭和一九三三年的熱河戰爭。在這以后,他在北平燕京大學擔任新聞系教授兩年,同時學習了中國語文。在這一時期,他認識了美國著名的進步新聞記者史沫特萊,還和魯迅、宋慶齡以及一些中共地下黨員有所接觸。他編譯了一部英文的現代中國短篇小說選《活的中國》,是首先把魯迅著作介紹到西方的人之一。
    一九三六年是中國國內局勢大轉變的關鍵性的一年。斯諾帶了當時無法理解的關于革命與戰爭的無數問題,六月間由北平出發,經過西安,冒了生命危險,進入陜甘寧邊區。他是在紅色區域進行采訪的第一個西方新聞記者。
    他達到了目的。他沖破了國民黨以及資本主義世界對中國革命的嚴密的新聞封鎖。首先他到了當時蘇區的臨時首都保安(即志丹縣),和毛澤東同志進行長時間的對話,搜集了關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第一手資料。然后,經過長途跋涉,他到達了寧夏南部的預旺縣,這已經是和國民黨中央部隊犬牙交錯的前沿陣地了。最后他冒著炮火,重新折回保安,由保安順利地到了西安。當他回到北平時,正是西安事變爆發前夕。他在北平首先為英美報刊寫了許多篇轟動一時的通訊報道,然后匯編成一本書,書名是《紅星照耀中國》。
    “紅星照耀中國”,甚至還照耀世界,作為一個資產階級報紙的新聞記者,他已經預感到了,雖然他當時的報道,局限于中國的“西北角”——一片人口稀少的荒涼的被國民黨強大部隊重重圍困的紅軍根據地。
    這四個月旅行使一個來自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新聞記者,在思想感情上起了極大的變化。他對于中國共產黨,它的領導人,革命的戰士、農民、牧民、工人、共青團員、少先隊員,有了真摯的熱烈的感情,從而對于在革命與戰爭的激浪中的中國,有了深刻的正確的認識。這種認識不久就為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和盧溝橋事變以后的全面抗日戰爭所證實了。
    一九三七年十月,《紅星照耀中國》就由倫敦戈蘭茨公司第一次出版,到了十一月已發行了五版。這時候斯諾正在上海這個被日本帝國主義包圍的孤島上。當時上海租界當局對中日戰爭宣告中立,要公開出版發行這本書是不可能的;在繼續進行新聞封鎖的國民黨統治區,是更不必說了。但是得到斯諾本人的同意,漂泊在上海租界內的一群抗日救亡人士,在一部分中共地下黨員的領導下,組織起來,以“復社”的名義,集體翻譯、印刷、出版和發行這本書的中譯本。斯諾除了對原著的文字作了少量的增刪,并且增加了為原書所沒有的大量圖片以外,還為中譯本寫了序言。由于當時所處的環境,中譯本用了《西行漫記》這個書名,作為掩護。《西行漫記》出版以后,不到幾個月,就轟動了國內以及國外華僑所在地。在香港以及海外華人集中的地點,出版了《西行漫記》的無數重印本和翻印本。直到現在,在中國人民中間,《西行漫記》和斯諾這個姓名是不可分離的事。雖然早已沒有必要再用這個隱晦的名稱,但是為了保存初版的本來面目,現在的重譯本仍然用((西行漫記》作為書名,是恰當的。
    ……
    現在的中譯本根據英國戈蘭茨公司一九三七年版重新譯出,同一九三八年復社版中譯本所據原書是相同的。復社版當時未譯《那個外國智囊》一節,現在補全,這是很好的。從內容來看,這一部分是關于黨內路線斗爭的敘述和分析,大部分資料是從當時和毛主席及其他領導同志談話中得到的。現在看來,這一部分仍然是重要的歷史資料。
    顯然,斯諾在當時還沒有機會讀到毛主席正在寫作的《實踐論》和《矛盾論》。但是在本書的末章,他引用了列寧的這一段名言:“一般歷史,特別是革命的歷史,總是比最優秀的政黨、最先進階級的最覺悟的先鋒隊所想象的更富有內容,更多種多樣,更生動活潑,‘更巧妙’。這是不言而喻的,因為最優秀的先鋒隊也只能表現幾萬人的意識、意志、熱情和想象;而革命卻是在人的一切才能特別高度和集中地表現出來的時候,由千百萬被最尖銳的階級斗爭所激勵的人的意識、意志、熱情和想象來實現的。”
    這也就是說,千百萬人民群眾——不是少數領袖們——的革命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可以說,這是《西行漫記》這一本書的總結。
    今天,在又一次偉大的歷史性轉變的日子里,為了解放思想,開動機器,大踏步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邁進,重讀四十三年前這樣一本書是值得的。
    一九七九年八月于北戴河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一些未獲解答的問題
    我在中國的七年中間,關于中國紅軍、蘇維埃和共產主義運動,人們提出過很多很多問題。熱心的黨人是能夠向你提供一套現成的答案的,可是這些答案始終很難令人滿意。他們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們可從來沒有到過紅色中國呀。
    事實是,在世界各國中,恐怕沒有比紅色中國的情況是更大的謎,更混亂的傳說了。中華天朝的紅軍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度的腹地進行著戰斗,九年以來一直遭到銅墻鐵壁一樣嚴密的新聞封鎖而與世隔絕。千千萬萬敵軍所組成的一道活動長城時刻包圍著他們。他們的地區比西藏還要難以進入。自從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中國的第一個蘇維埃在湖南省東南部茶陵成立以來,還沒有一個人自告奮勇,穿過那道長城,再回來報道他的經歷。
    哪怕是最簡單的事情,也是有爭議的。有些人否認紅軍的存在,認為根本沒有這么一回事。只不過有幾千名饑餓的土匪罷了。有些人甚至否認蘇維埃的存在。這是共產黨宣傳的捏造。然而,親共的人卻稱頌紅軍和蘇維埃是中國要擺脫一切弊害禍患的唯一救星。在這樣的宣傳和反宣傳中,要想了解真相的冷靜的觀察家就得不到可信的證據。關心東方政治及其瞬息萬變的歷史的人,都有這樣一些感到興趣而未獲解答的問題:
    中國的紅軍是不是一批自覺的馬克思主義革命者,服從并遵守一個統一的綱領,受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指揮的呢?如果是的,那么那個綱領是什么?共產黨人自稱是在為實現土地革命,為反對帝國主義,為爭取蘇維埃民主和民族解放而斗爭。南京卻說,紅軍不過是由“文匪”領導的一種新式流寇。究竟誰是誰非?還是不管哪一方都是對的?
    在一九二七年以前,共產黨員是容許參加國民黨的,但在那年四月,開始了那場著名的“清洗”。共產黨員,以及無黨派激進知識分子和成千上萬有組織的工人農民,都遭當時在南京奪取政權的右派政變領袖蔣介石的大規模處決。從那時起,做一個共產黨員或共產黨的同情者,就是犯了死罪,而且確實有成千上萬的人受到了這個懲罰。然而,仍有成千上萬的人繼續甘冒這種風險。成千上萬的農民、工人、學生、士兵參加了紅軍,同南京政府的軍事獨裁進行武裝斗爭。這是為什么?有什么不可動搖的力量推動他們豁出性命去擁護這種政見呢?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基本爭論究竟是什么?
    中國共產黨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他們同其他地方的共產黨人或社會黨人有哪些地方相像,哪些地方不同?旅游者問的是,他們是不是留著長胡子,是不是喝湯的時候發出咕嘟咕嘟的響聲,是不是在皮包里夾帶土制炸彈。認真思索的人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純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讀過《資本論》和列寧的著作沒有?他們有沒有一個徹底的社會主義經濟綱領?他們是斯大林派還是托洛茨基派?或者兩派都不是呢?他們的運動真是世界革命的一個有機部分嗎?他們是真正的國際主義者嗎?還“不過是莫斯科的工具”,或者主要是為中國的獨立而斗爭的民族主義者?
    這些戰士戰斗得那么長久,那么頑強,那么勇敢,而且——正如各種色彩的觀察家所承認的,就連蔣介石總司令自己的部下私下也承認的——從整體說來是那么無敵,他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是什么使他們那樣地戰斗?是什么支持著他們?他們的運動的革命基礎是什么?是什么樣的希望,什么樣的目標,什么樣的理想,使他們成為頑強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戰士的呢?說令人難以置信,是同中國的那部充滿折中妥協的歷史比較而言的,但他們卻身經百戰,經歷過封鎖、缺鹽、饑餓、疾病、瘟疫,最后還有那六千英里的歷史性“長征”,(中央紅軍)穿過中國的十二個省份,沖破千千萬萬國民黨軍隊的阻攔,終于勝利地出現在西北的一個強大的新根據地上。
    P2-4

 
旧版奔驰宝马游戏 股票涨跌自动分析公式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 河南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澳洲幸运10公众号微信群 排名第一的理财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江南化工股票最新公 pc28杀组合预测软件 湖北快3走势图走势表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综合版 华东彩票15选5走势图 期货配资是正规的吗 贵州快3app 有选择权资产重组股